動漫同人文

犬夜叉。殺鈴CP同人文。轉世-重逢1-5

妳曾經跟我說不要忘了妳,當妳在我的懷中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我的靈魂也彷彿隨妳而去…..

幾百年的尋覓跟時間流逝,找不到、忘不掉的,依舊是妳…..

第一章-尋找

在聳立的高樓大廈下,一個有著白色長髮的男子走了出來,經過的女人們看著他,心想『他若生在古代應該比現代適合。』

冷峻的臉龐沒有太多的情緒,薄唇始終緊抿著,看得出來這男人對於他沒有興趣的事情,是不會多費心思看一眼的。

「殺生丸少爺!」在他後頭叫著的是一直會被男人遺忘的管家邪見。
男人沒有因為呼喚而停下腳步,他依舊步伐穩定的走著,直到到達了一間雅緻的餐廳坐了下來。

簡易的點了杯咖啡,他沉思的金蜜色澤眼眸望著窗外來往的人群。
以前的他,痛恨著人類,因為他的父親就是因為愛上人類而死去,他以為他怎樣都不會跟人類有所交集,只有那個半妖才會參雜對人類那種無謂的情感。

直到負傷的他在林中碰到了……. 她……

嬌小的她、瘦弱的她、勇敢的她、不畏懼他野獸的嘶吼跟敵意,仍然趨近他,替他療傷。

可笑的是,他竟然因此讓這個女孩在他心裡紮了根,生了芽…..
害怕她的受傷、離去,為了讓她往後的選擇,甚至強壓心中的不捨,漠視她的淚水,將她託給人類照料。
真心的微笑,善解人意的體貼,讓他從此與她結下了不解之緣,時光飛逝,從相遇到相戀,直到她的生命走到最終端,在他的懷中逝世……

他只能在心中追隨她飛去的靈魂,在夢中與她承諾輪迴轉世的重逢…..
七百年過去了,午夜夢迴,他總是只能在夢中與她相會,盼望著有朝一日…. 真正的體溫接觸,不在是虛無飄渺的一陣縷縷白煙。

「嘿,殺生丸。」一陣叫喚,喚回殺生丸遠去的思緒。
望著與他有著相似髮色的男人,殺生丸維持一貫沉默寡言,畢竟過了數百年,他還是不想認同這個半妖弟弟。

「瞧你那是什麼眼神?活像是我欠你錢一樣。」犬夜叉憤然坐下,看著殺生丸一臉冷然且事不關己的樣子,心頭火更炙。

都七百年了,還是一臉死樣子!
「無故找我應該不是有什麼好事吧?」殺生丸淡漠的問。
犬夜叉搔搔頭,拿出口袋的招待券「戈薇找我邀請你去的。」

校園文化季!「沒興趣。」
看吧!就跟戈薇說根本不用找殺生丸,他對這類的事情不會有興趣!
邀請只會碰一鼻子灰而已。
「早跟戈薇說根本不用約你,你不可能有興趣!哼,這樣也好,我也省得去那邊找樂子的時候,還要看你的死人臉。」

對坐的男人聞言,眉一挑,立即抽回犬夜叉握在手上的票券,瞄了時間跟地點。
「竟然親愛的弟弟都邀約了,做哥哥的怎麼好意思不捧場呢?」票券放在冷笑的唇角,殺生丸擺明就是要跟犬夜叉過不去。

「你這個傢伙,耍我啊!」一會去一會不去,這傢伙還是老樣子,性格捉摸不定。

欸….. 無故的激將法算成功吧!至少戈薇給的任務達成了,這樣回家才不會被體罰。
都七百年了,戈薇轉世後還是老樣子,脾氣沒變,還是會跟他鬥嘴,然後找機會用言靈珠讓他帥氣的臉龐跟地球做親密的接觸。

【這裡的戈薇在戰國的時候,也已經過世了,所以數百年後也是轉世再生。】

文化季當天……

殺生丸穿著黑色的襯衫搭配著價格不斐的西裝褲,長髮隨意繫著髮帶,看起來輕鬆卻又不失帥氣,甫入校門就吸引了一堆女性的目光。

『耶耶耶,那個男生好帥唷,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此前彼落的讚嘆聲傳至男人耳中,並沒有讓他停留跟愉悅,要不是為了氣犬夜叉,他壓根不會想來這樣的地方,面對成堆的公文還比較賞心悅目點。

「哥哥……. 」穿著鵝黃色套裝的戈薇向他揮手。
戈薇在這所學校是一位老師,在校活潑可親,深受很多學生歡迎。

面對她親暱的呼喚,男人眉頭深鎖,顯然對這樣的稱呼很不喜歡。
「哥哥能來參加文化季很難得唷~」戈薇笑得甜中帶點心機。

「是嗎?我還以為是妳利用犬夜叉他單蠢的腦袋激我來的呢?」以為他不知道她內心的那點心思嗎?眼前這女人至少比犬夜叉有腦袋多了。

「呵呵~」
那笑容真刺眼,也只有犬夜叉才會喜歡這樣的女人,畢竟一個笨蛋配一個稍微有腦袋的女人是剛好的事。

「如果沒別的事,我要走了。」殺生丸就要離開的時候,後方傳來熟悉的呼喚聲「唷,是殺生丸啊!」
是那個好色法師!轉生後依舊還是那副輕佻樣,最讓他頭疼的是都七百年了,跟他們這些人還是有瓜葛,不知道是倒什麼楣?!

殺生丸感覺到他太陽穴浮動的頭疼……
「竟然在這種地方能夠看到英明神武的黃金單身漢殺生丸,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因為不是七百年前的戰國,面對殺生丸也沒有早前的刀刃相向的尷尬,彌勒嘴巴上的調侃就十分大膽而直接。

如果手上有爆碎牙一定砍死他!
殺生丸冷眸斜視著彌勒那一臉輕浮「不要隨意跟我勾肩搭背。」
將彌勒隨性的手自他的肩上拍開。

「欸…… 真是個脾氣不好的男人。」彌勒假意的替他被拍紅的小手呼呼。
「你……. 」

倏然的,一陣熟悉的香味讓殺生丸欲言又止『鈴?!』
下意識的,他開始四處張望著,希望那個熟悉的花香不是自己的幻覺。

「欸…… 怎麼走得那麼快?」彌勒疑惑的看著殺生丸在尋找著什麼似的快速離開。

『鈴!是鈴!』內心奔騰不已,等待了數百年的空虛,今天能如願以償嗎?
四處奔走找尋她的身影,但是一次又一次的….. 是以往滿心期待的後的失落。

不自覺的他走到了校園的後方,沒有人…… 只有一顆飄落著櫻花花瓣的大樹。
是這棵樹的香味嗎?
呵….. 看樣子自己深陷其中已經無法自拔了,連櫻花的花香都會誤認是她。

走到樹下,抬手迎上那飄零的花瓣,是鈴最喜歡的花……
這樣的失望還要承受多久?
連他也不知道……

『親愛的學校同學們,文化季的重頭戲即將開始,請各位同學前往中心館準備。』
廣播聲音打斷了男人的思緒,內斂的眸色一沉,竟然都難得來到這了,或許就放鬆一下吧!

記得稍早前在校門口有看到文化季今天的主軸是歌唱表演?!
去繞一下聽聽似乎不是壞事。
記得以前鈴也很愛唱歌……

中心館內只有幾盞微弱的燈光……
男人就著光線隨意找到一處沒什麼人的座位,他不希望有太多注目的視線。
「咦?哥哥…… 」
真是不管到哪都會碰到?!「唉…… 」殺生丸嘆了氣,果然後頭站著戈薇一行人。

「唷系!」犬夜叉翻過椅背,任意的坐下。
「你一定要坐這嗎?」殺生丸臉色一沉,看到犬夜叉故意坐在他一旁,偏偏他又是坐在最後一個位置,要換位子還需要起身。

「耶,有說誰才能坐嗎?」犬夜叉惡意的笑著。

第二章-相見

兄弟倆鬥嘴到要打起來了….. 「喂喂喂,你們能不能不要從戰國戰到現在啊….. 」
戈薇翻了翻白眼,真受不了這對兄弟的爭吵,長達七百年的爭吵!
「節目開始了,拜託你們安靜下來看吧!」

悠揚的樂音響起,開始環繞在整個館內……
在華麗的臺上表演時,後臺的表演者正在準備下一場演出。

「鈴姐姐!」少女聞聲回頭一看「小愛。」
今天有一場表演是育幼院募款活動,自幼喪失父母的鈴是育幼院的一份子,滿16歲後,她隨即一邊打工一邊幫助育幼院。
今天這所學校的校長跟院長是好友,恰好提議育幼院的小朋友表演活動來募款,而鈴擅長彈琴唱歌,所以院長希望鈴能夠表演一曲。

叫小愛的女孩跟鈴情同姊妹,其實育幼院的孩子都跟鈴很親,大家都和睦相處,共同患難。
「表演結束了嗎?」鈴甜甜的一笑。
小女孩點點頭「對啊……. 等一下可以看鈴姐姐表演,我好期待唷!」
好久沒彈琴了,好緊張啊……
以前在育幼院還有一台老鋼琴讓她練習,自前兩年一滿16歲,她就背負起打工替育幼院紓困的情況,雖然沒有時間彈琴,但是簡單的表演應該還綽綽有餘。

下一場就是她要表演了……
少女將長髮梳理一番,右邊用粉色髮帶紮了一撮小馬尾,模樣十分俏皮可愛。
在手掌心寫上人字然後吃下,這是克服緊張的小咒語。

她在後臺等待廣播介紹……
少女的小手緊捏著鵝黃的碎花裙擺,內心緊張不已……

「 感謝馨愛育幼院的小朋友可愛的表演,接下來也是馨愛育幼院的表演,表演的歌曲是花水木。 」

主持人語畢,少女深呼吸的跨出後臺,聚光燈下她昂首闊步走向置於中央的鋼琴….

幾乎在她走出來的那一刻,男人就知道他找到了!!
是她,是他的鈴,一樣的面容、一樣的小髮尾…..

其他人看到了也無不驚嘆「是鈴耶!」
「真的耶!」珊瑚捂唇驚呼。
倏然的,男人起身,內心止不住的衝動想要確認眼前的真實。
但,隨即被一旁的戈薇壓回座位「哥哥,別衝動,會嚇到她的。」

少女優雅的坐在黑色鋼琴前,指尖輕劃過純白的琴鍵,琴韻悠揚的響起……
輕柔的嗓音如同他的記憶裡一樣,愛笑,愛唱歌,總在他戰後回來的時候唱著歌歡迎他的歸來。

你伸出雙手 向上撐開一片天空 是五月時分

多麼希望你能過來 希望你能來到水邊

想給你一蕊花苞  院子裡的花水木

淡紅色可愛的花苞

希望無盡的夢終有結果

希望你和心愛的人百年好合

夏天熱過了頭 連我的心情也感覺沉重了起來

一定要擺渡的話 船一沉沒的

一路順風 請君先行

我的忍耐終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希望無止盡的波浪終有風平浪靜的一天

希望你和心愛的人百年好合

追逐翩翩飛舞的蝴蝶 揚起白帆

母親節時 請送給我 水木之葉

等不及也好 不明瞭也罷

希望你和心愛的人百年好合

琴聲與歌聲緩緩而弱,少女起身鞠躬後下臺……

殺生丸此時快速的從另一門奔出,試圖闖入表演後臺,戈薇一行人也跟隨著。
人來人往的空間,他們一行人尋找著熟悉的身影。
「剛剛那個表演者去哪兒了?」殺生丸隨手抓住一個人問。
「你是說淺田鈴嗎?她剛剛從後門離開了唷…. 」對方指著另一個小門。

一群人快步衝出,大家四處尋找,就是沒有發現那個小人影。
殺生丸不肯放棄,眸色加深的內斂找尋著,這次不是夢跟幻覺,他說什麼都不會輕言放棄的。

「啊,在那裡!」珊瑚指著不遠處的女孩背影。

一行人拔腿起追,就在快要靠近了的時候「等一下!」
戈薇制止住了大家,建議保留距離,貿然的舉動可能會造成對方的反感。

停下了追尋的腳步,他們就在少女的不遠處跟著走,踏踏的腳步聲此起彼落。
看著少女的背影,殺生丸心中的激動讓他忍不住想上前將她抱至懷中,是多久的時光讓他等待,期待後的失望,人海茫茫的尋覓,日復一日的,這才發現……
妖怪的壽命….. 長到讓人覺得,或許跟著死去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叭叭叭的刺耳喇叭聲突然傳來……
馬路的中央突然竄出一個小男孩,而此時,一輛速度極快的車子衝出,眼看就快要撞上了!
「天啊!危險!」戈薇驚叫著。
「可惡!」
就在犬夜叉要出手營救的當下,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比他還快,倏地,她已經躍至路的中央。
鈴伸長著手臂抱住那個不知危險的小男孩,但因為衝出的重力加速度讓她跟著小男孩翻滾了一圈,然後撞到路邊的石塊。

「鈴!!!」眾人訝異的大叫跟怔仲…..
她竟然做那麼危險的事情?!
鈴貿然出手救人的舉動,非但沒有贏得殺生丸的讚賞,反而讓殺生丸憤怒,好不容易才找著她,差一點她就消香玉殞了。

「沒事吧?!」在她懷中的孩子發抖著,鈴身上雖有多處的擦傷,但是還是笑著問他,不知道他有沒有受傷?
小男孩的媽媽著急的出來,看到眼前的狀況抱住孩子並跟小鈴道謝……

看著少女的手上跟腳上都有深淺不一的傷口,而且還流著腥紅的血。
腥甜刺鼻的血腥味讓殺生丸皺眉,這丫頭從古至今還是同一個樣子,永遠都把自己的事情放在最後,永遠最先關心的都是別人。

他的思緒回到了戰國那時候……
她不畏懼他野獸的嘶吼,執意替他療傷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甚至到了後來,每次讓她知道他負傷在身,她還是總用著擔心難過的神情望著他的傷口,替他細心的療傷,還說希望他下次不要再受傷了。

回神後…….. 少女對於自己的傷口無關緊要的樣子,讓他十分不愉快,他趨向她,將她抱起…… 「欸…….等一下,你是誰?! 」
被一個陌生男子突然抱起來,讓鈴著實的嚇了一大跳,試圖掙扎的要下來。
男人圈握在他們腰際的手掌有力的箝制她,讓她安然的在他懷中,對於她的小掙扎絲毫不看在眼裡。

咦?這個男人好眼熟….. 那個金色的眼睛….. 白色的長髮…… 都好像夢中的他。
不過….. 夢境裡的他總是溫柔的望著她,只是他們彼此穿得衣服跟身處的環境都是好久以前的感覺……

「妳自己受傷了,不明白嗎?」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一句的,他恨不得將她的小腦袋晃一晃是哪根筋不對的,竟然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欸…… 好凶的男人唷,雖然他跟夢境的他長得很像,但是她討厭被兇,所以眼前的這個男人她決定在心中扣分。

「小妹妹,妳剛剛很勇敢唷!不過,妳自己也受傷了,所以這個男生是要帶妳去醫院療傷的。」戈薇看著殺生丸懷中的女孩因為他的不甚體貼的關心,小嘴翹得可以吊起豬肉了,趕緊出面緩頰。

原來他是在關心她啊?!好吧!分數加回來……
「嗯…… 謝謝你的關心,還是放我下來吧!我會自己走。」被人抱住雖然感覺不錯,可是畢竟男女有別,加上他身上有著熟悉又好聞的味道,讓她有點醺醺然的,還是趕緊讓他將她放下來比較妥當。

高高在上的男人充耳不聞,自顧抱著她找附近的診所……

「嘶…….. 」冰涼的藥液劃過看起來有點觸目驚心的傷口,讓小鈴因為痛楚而發出吃痛聲。

哼,會痛了是吧?!殺生丸看著小鈴忍著淚水在眼眶打轉,對於她剛剛莽撞的舉動還是有些不滿,不過,這醫生的包紮的動作不能再輕一些嗎?

「好了。注意傷口不要碰到水唷。」醫生親切的囑咐「要叫妳父母來接妳嗎?」
這一問,觸動了小鈴內心深處的傷痛,因為父母在意外驟逝,在被親戚推來推去的時候,小小的身影就來到育幼院了。

「嗯….. 不需要了,他們很忙的。」壓下內心的苦澀,她選擇善意的謊言。
只有犬夜叉白目的沒有察覺「欸…… 妳父母應該不是….. 啊啊啊,痛痛痛!!!」
戈薇皺著眉踩著犬夜叉的腳制止他接下來的蠢話。

「謝謝你們的幫忙,那我先離開了。」小鈴禮貌的點點頭,步履頓頓地走著。
殺生丸便跟在她後頭一起離開。

「唉,提到小鈴,果然哥哥就很難冷靜。」戈薇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第三章-過往

殺生丸不著痕跡的跟著她回到家,看了一眼她居住的地方,眉頭緊皺「這地方是人住的嗎?」
然後他目送她進入了家門,看著她屋子內發出了亮光,照射出她纖弱的身影,他還不想離開,獨自一人在微弱的路燈下佇立著,彷彿就像以前一樣,用著別人察覺不到的溫柔守護著她。

隔日……..
「殺生丸少爺、殺生丸少爺!」管家邪見一聲一聲的叫喚,看著眼前心思猶疑的主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殺生丸少爺難得沉思到聽不見他的叫喚。

「殺…. 生….. 丸….. 少…. 爺…… 」邪見改口用一字一字的叫喚著。
接著他的面前就飛來一支鋼筆穿刺到他的頭上,唉唉唉…… 以前用石頭,現在等級提高了,用鋼筆了。

「我要出門一下!」率性的起身,他欲前往的地方是再明確不過。
開著跑車,殺生丸很快的來到小鈴的家,才剛入夜,看狀況她不會太快到家,想起剛剛看得資料,委託徵信社幫忙的個人資料上面清楚寫著,她為了育幼院兼差兩份工作。

從以前她的父母被強盜殺害,生活過得困苦,到了現在….. 她的命運還是一樣的坎坷,不過,每次看她都沒有因為這樣的生活流淚,說過一聲苦,始終都是笑笑的…….

若說真的有流淚,也是看到他受傷的時候,她為他流下心疼的淚水吧!
他一直不懂的人類哪來那麼多情感,又笑又哭的,當初對於父親的死只有惋惜跟憤怒的情緒交雜。

尤其是父親將鐵碎牙留給不成材的弟弟犬夜叉,更是難以理解…..
父親所說的守護,也是遇到她才明白,原來她的身影早已紮根。

一陣腳步聲打醒了他的思緒……
是她回來了!看著她因為腳傷而緩步的模樣,不禁氣悶。

今天是開心的領薪日,小鈴笑容滿載的回到住處,想著明天剛好休假,要替育幼院的孩子買什麼好?

後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才想說是誰?
她掛在肩頭的包包被一陣猛然的力道拉向前。搶劫!!!!!

她使勁不讓包包脫手,不可以!這裡是她要給孩子買東西的錢!
小鈴使出吃奶的力氣,說什麼都絕對不放手!
對方看小鈴不肯放手,憤怒之餘拿出暗藏的小刀「該死的女人,放手!」
小刀高舉,就要朝小鈴的臉落下……

刀子在距離小鈴臉上的幾公分前停住,對方落刀的力道被另一隻手拴住「憑你也想要傷害她?」

看到她被搶的當下,他立即下車解危,除了氣到想要毀掉眼前這個男人外,也對小鈴護著包包的舉動不悅,身外之物有死守的必要性嗎?

雖然沒有光鞭跟爆碎牙來護身,但是一些防身的伎倆他始終還是沒有疏忽,右腳一個迴旋踢,對方就因為強勁的力道昏死過去。

「謝…. 謝…… 」小鈴被眼前突如其來的狀況愣住,又發現是昨天那個白髮男人。
忽然,他的身影逐漸模糊,然後開始跟她之前夢到的身影重疊,一樣眼前的男人,只是穿著一身白衣,右肩披掛著毛皮,身上還有鎧甲護體,他的表情很冷,眼神沒有情緒的眺望著遠方,然後她看到有一個穿著橘色和服小女孩跑向他,『叫著殺生丸大人!』

「殺生丸大人…….. 」
熟悉的呼喚自她的口中說出,是多麼親切跟感念……
「鈴,妳想起來了嗎?」每到人類村庄,聽著她這樣叫著他的名,開心的朝向他跑來,有多久了?這樣懷念的景象?!

殺生丸朝她伸出手,鈴怯生生的將小手交付於他,他手上的溫度傳來,又傳來熟悉的感覺,鈴的腦海迅速的閃過好幾個畫面……

充斥鮮紅色雙目的殺生丸大人、問她臉上的傷怎麼來的殺生丸大人、從他懷中醒過來看見的殺生丸大人…….

殺生丸大人….. 如果有一天….. 鈴死了,可不可以不要忘記鈴?
說什麼傻話!

為什麼有那麼懷念的景象?一一重疊,一一的如跑馬燈一樣的閃過….

良久,小鈴看著眼前的白髮男子「我好像認識你,但是一直想不起來,很熟悉,很懷念,我只記得叫你殺生丸大人。」

果然,過了那麼多時間的輪迴轉世,前世的記憶似乎也消磨殆盡不少,雖然難過她還沒有想起兩人的事情,不過,總算是有點進步了。

不急,他有很多時間會讓她慢慢想起的…….

殺生丸不放心讓鈴一個人,且得知了她一人獨攬了照顧育幼院的責任,他豈能讓她受苦?!
牽著她的手,將她推入車內「欸?你要帶我去哪裡?」
雖然自己對他的印象跟記憶稍微有點了頭緒,但論關係,她與他算是比陌生人還要再親近點的人,是朋友嗎?似乎又不是?!

他不發一語的開著車,看著坐在他旁邊的鈴神色疑惑,小手揪著衣擺,一臉緊張,不禁覺得莞爾「跟我回家。」

咦?!跟他算非親非故的,怎麼可以隨便回男人的家!「等一下!我跟你又不熟!怎麼可以去你家?!」
殺生丸將車停到一邊,上半身轉過去面對她「妳剛剛叫我什麼?」
「欸?」她杏目圓睜的看著靠她很近的男人,從來沒有跟男性如此的接近,忽聞他身上傳來男性的麝香氣息,小手推在胸前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

「妳剛剛不是有叫我名字?」他重複一遍。
「你….是….說…. 殺…..生….丸….大…..人…..嗎?」她菱唇輕啟地一字一字的說著,語帶疑惑。

果然!多麼熟悉又眷戀的呼喚,好久沒有聽到她叫他的名字…..
幾百年了,每當午夜夢迴,每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總會看著一旁空著的床舖,失去原來熟悉的體溫跟馨香,那種失落感無比的難受,有時後會心痛到想跟隨她而去,但他知道這樣是她不樂見的。

「對,這是我的名字,要記住,這是你一輩子要叫的名字。」他稍長的指爪滑過她嬌豔欲滴的唇瓣,輕揉著那嫣紅…… 看著她一抹荏弱又純真的神情,情不自禁的將薄唇貼上。
「!」鈴因為他突然其來的親吻嚇到渾身僵硬,遲疑了幾秒將他退開「你怎麼可以隨便親我?」
「我沒有隨便,因為我認識妳。」不只認識,還很熟稔……
「認識就可以親嗎?」這個男人也太霸道了吧!

「只有我喜歡的我才會這樣。」以前….. 這種話他是不會隨便說出口的,不過,面對的是喪失前世回憶的鈴,不下點重藥不行。

「欸欸欸….. 」哪有人才見面兩次就告白的?!雖然心喜,但跟他八字
都還沒有一撇,怎麼可以馬上就有關係?!不過,她內心怎麼反而覺得有點開心?
啊啊啊啊,她會不會變成色女啊?!用力的搖頭搖掉腦海中的綺麗思想….
殺生丸看著小鈴陷入自己的想像空間,嘴角不禁上揚。
真好……. 她又回到他身邊了,這次說什麼都不會放開她的。

第四章-擁有

小鈴跟著殺生丸回到他家,看著眼前華麗的房子…..
他跟她簡直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其實從他的穿著打扮就不難看出他的身份了,想到自己只是一個孤女,就覺得有點心酸,總覺得矮人一截,站在他身邊似乎有失身份…..

不知道這個丫頭又在想什麼?肯定是不好的事情,秀麗的眉頭緊鎖著,一看就知道她內心現在有著苦悶糾纏,殺生丸實在不愛她苦惱的臉色,以往她總是保持微笑著,而且還像隻小麻雀一樣的纏著他一直說生活大小事,不像現在安靜不語。

「在想什麼?」殺生丸抬起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他。
思緒因為他的舉動而斷,她看著殺生丸俊逸的臉,這樣直望著她,毫不避諱的,讓她備感羞澀「沒有….. 沒有在想什麼!」

殺生丸也不想強迫她說,反正,以後他會用更多的溫柔來彌補她這十幾年來的日子,就像戰國時期的他們一樣,她從遠方向他奔來,叫著他的名,牽著他的手,眺望夕陽,欣賞星光,互相的信賴跟依戀牽繫著彼此的心,這就是他一直尋找她,唯一不變的心情。

跟在殺生丸的後頭走進屋內,屋內的裝潢陳設簡單,不是黑就是白,跟殺生丸本身感覺類似,初次看見他,給她的感覺就是冷峻,但看她的目光又有一絲柔和….「殺生丸少爺您回來啦!咦?這….. 這不是鈴嗎?!」邪見一聽到開門聲,就從廚房走出來,殺生丸少爺不喜歡人多嘴雜的熱鬧,所以生活到現代的時候,就一直只有他服侍著殺生丸少爺了。
雖說偶有戈薇跟犬夜叉來湊熱鬧,但沒有小鈴的歡笑聲,這個家就是少了一點什麼…..

「咦?老爺爺認識我嗎?」在她的印象裡,好像沒有看過他耶?
腦海中又浮現那個夢境,橘色和服的女孩在火堆烤著食物,旁邊坐著綠色的小妖怪一直碎念,那是擁有家人的感覺…..

尤其是在另一旁守護著的白色身影…..

懷念又讓人溫暖的景象在思緒中一一的掠過,讓她情不自禁的心酸,為什麼會忘記這種感覺?
不應該忘記的,尤其是….. 殺生丸大人?!

晶瑩淚珠滑落,小鈴無法制止難過的心情,她掩唇低泣。

「欸欸欸,怎麼哭了?!」邪見開始緊張了。
等一下又要挨殺生丸少爺的拳頭了……
↑↑↑↑↑↑↑不管過多久?邪見依舊是殺生丸出氣的對象XD

「邪見……… 」殺生丸冷然低沉的嗓音響起。
「殺生丸少爺….. 真是不好意思,邪見我不是故意的…. 」邪見嚇得要死的跪下磕頭,十分害怕殺生丸少爺的怒氣。

殺生丸摟著小鈴的腰,將她納入懷中,在她的耳邊低語「在哭的話就懲罰妳了。」
「咦?!」小鈴立即停止眼眶裡的淚水,但是淚水打轉著,看起來楚楚可憐。
是說他到底帶她來這裡做什麼?!她真的很不解……

殺生丸溫潤一笑的看著她因為他威脅後的舉動,然後眼神略帶疑惑及埋怨的望著他,像個小動物一樣的防備,他又開始懷念她以前全然信賴的眼神。

時間真是一個消磨生命跟回憶的討厭事物……殺生丸咬牙的想。

「鈴……. 妳不記得我是誰了嗎?我是邪見爺爺啊!」
邪見爺爺?!好熟悉的名字,總愛在她身邊聒噪著「邪見爺爺…… 你怎麼變矮了?」鈴不自覺的脫口而出對邪見打擊的話。

「欸!怎麼只記得怎麼吐槽我而已?!」邪見氣得跳腳!
一旁的殺生丸見狀,嘴角止不住笑意,鈴的記憶似乎漸漸回來了?!
不過,她第一個要想起的可是他……

殺生丸帶她到房間「今後,這裡就是妳的房間,今天不早了,妳早點休息,有事可以找我,我就在隔壁。」殺生丸欲正離開……

「那個…… 謝謝你的幫忙!殺生丸……. 先生。」
「不用感謝,這是我想做的。」殺生丸語落,便將房門帶上。

鈴鬆了一口氣後,便將全身躺入那柔軟的床舖上「殺生丸先生真是好人。」
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直有熟稔的感覺縈繞在她心中,溫暖的、有力的白色身影一直守護著她…….

一晚的疲累讓她沾枕就入睡了……

「鈴最喜歡殺生丸大人了!」橘黃色的和服女孩在那個白色身影旁圍繞著,那個小女孩….. 是我!

殺生丸大人!對啊!怎麼會忘記呢?溫柔強大的殺生丸大人…….
淚不停的在她臉龐滑落,睡夢中的她夢到了他是嗎?

殺生丸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雙眼緊閉,鼻頭微紅的哭泣著,他伸手拭去她的淚珠,俯下身在她的秀額上落下一吻,他的寶貝,終於回到他的身邊了。

曙光乍現,刺眼的日光從窗簾的縫隙間射入,小鈴感受到光線的照耀而醒來,她揉揉睡眼,伸伸懶腰,瞇著眼看看四周,想要在睡個回籠覺,突然驚醒了過來,慌慌張張的開始更衣。

慌亂的下樓,便看到那修長的身影交疊雙腿的坐在餐桌前,慢條斯理的品嚐著早餐。

「殺生丸先生……. 早….. 」喔!天啊….. 在別人家睡得如此熟稔,而且還睡得超過時間,小鈴真是羞愧無地自容。

殺生丸放下咖啡,起身走向她,低下頭正視她。
從未跟男人如此靠近,沒想到自己短短幾天內,發生了不少親暱的行為,火紅襲上臉頰,鈴面對著他直視的目光,像似穿透靈魂一樣的直接,讓她下意識的避開。

「昨晚睡得好嗎?」知道她面對他似乎還有疑惑跟窘境,殺生丸試圖排解並希望在生活上讓她慢慢想起以前的快樂。

她俏臉一紅的微微頷首,對於他直視的目光還是無法面對,但是她知道他是真心對她好「睡得很好,很久沒有這樣了。」

畢竟在遇到他前,因為想要幫助育幼院的關係,身兼數職外,生活作息不甚正常,難得能夠這樣睡上一覺,實屬難能可貴。

突然想起,這時候的她應該要趕去上班才是「糟糕!我忘記時間了,要遲到了!」她匆忙的想要走回房間拿隨身物品,手臂一緊…… 整個身子已經被抱在殺生丸的懷抱中。

「不用去了。我已經幫妳辭職了,工作方面,就到我介紹的地方去吧!,下週就可以去了。」知道她的辛苦奔波,說什麼也不會讓她繼續下去,他有能力負擔這個責任。

「欸,可是這樣那些孩子就…… 」她蹙起秀麗的眉心,一想到那些育幼院的小孩就心疼不已,因為想要多為那些孩子付出心力。

這丫頭從古到今只會替別人著想,永遠都把別人放在第一,讓殺生丸略為不滿「育幼院那邊我會想辦法,妳就安心的去新的工作地點。」

「可是…… 」鈴還是覺得不妥,她不想造成他就麻煩,才想再度拒絕,一道陰影籠罩她。

她看到他壓低身子,俊顏靠近,抬起她的下巴,視線才與他對上,殺生丸就將唇壓上她的,一開始只想懲罰她而已,結果一吻卻無法停止了。

舌尖深入勾勒著,這突如其來,著實讓鈴瞪大雙眼,小手在他胸前推拒。
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他知道她的青澀,稍加離開「呼吸,鈴。」

她大口喘氣,才想要斥責,他又吻住她,托住她的後腦,他試圖想要燃起她的回應,而她怯生生地也與他唇舌交融,彼此間的氣息逐漸轉濃。

他空出一隻手,緩慢地撫上她小巧玲瓏的胸,沿著那軟嫩的胸型輕揉軟捏,情慾在他們之間燃燒著,直到殺生丸驚覺到這樣下去會嚇到她,才戀戀不捨的退開。

看著她純真的眼眸還帶著迷濛氤氳,讓他咬牙忍下對她的慾望「總之,這幾天就乖乖待著,如果真的需要幫助,隨時打電話給我。」他拉過她的手,在她的手心內放上一支最新型的智慧手機「裡面已經輸入了我的電話,有事可以打電話給我。」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畢竟她與他非親非故的,他卻為她做了那麼多事情,讓她備受呵疼,加上記憶裡對他似乎有著什麼牽絆?
越來越熟悉,內心小小的一個聲音響起『鈴最喜歡殺生丸大人了。』

第五章-記憶的成長

轉眼間,要去新的工作地點的時間來到……
鈴拿著手上的小紙條站在一間咖啡廳的前面「看樣子好像是這裡沒錯。」
她試探性的推開玻璃木門,探頭探腦「那個……. 」

「歡迎光臨!」一男一女的熱情招呼聲傳來,接著就看他們前來帶位。
「咦?妳不是上次那個女孩?」走在最前的女人發現有著熟悉面孔的小鈴,不禁訝異。

「我叫淺田鈴,是殺生丸先生叫我來的。」眼前這女人似乎是上次文化季在殺生丸身邊的其中一位。

「小鈴妳好,我叫珊瑚,是這間咖啡廳的店長。」她伸出手向小鈴自我介紹,之前已經從殺生丸那邊被威脅說要好好照顧她。

滑頭的彌勒走了出來,帥氣的撥了頭髮,展現岀得意洋洋「您好,可愛的小鈴妹妹,我是本店的招牌副店長,彌勒…. 」露齒一笑,極力的使展男性魅力。

他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的望著她「我不介意妳叫我彌勒哥哥唷!」
一抹冰涼的寒意在他的頸項,珊瑚拿著餐刀抵著他的脖子「找死嗎?」

他感受到殺氣後,皮笑肉不笑的回頭「親愛的珊瑚,這個小玩意很危險唷!」他指尖將刀子推開。

十分鐘後…..

「小鈴,我帶妳認識環境。」珊瑚牽著她的手,帶她走進廚房。
「珊瑚姐姐,彌勒哥哥躺在那裡沒關係嗎?」小鈴看看頭上有個大腫包躺在地上的彌勒。
珊瑚笑笑的說「就不要管那個笨蛋了。」

花了一段時間介紹環境,接著是一連串的基礎服務訓練,許是小鈴的上進跟努力,才短短一天,幾乎事情都能上手了。

加上她慣性的甜美微笑,讓來往的許多客人對此都捨不得離開,忍不住一再消費。

忙碌了一天,黃昏已至,小鈴下了班,在往殺生丸家中的路途上想到一件事情…….

——————————————————————————————————————————–

待殺生丸回到家中時,已經是八點多的事情了,才剛進門,就聞到空氣傳來一陣飯菜的香氣,雖說妖怪的他是不太需要人類的食物來維持生命,不過,在跟鈴生活的時候,她喜歡與他一起共餐的時光。

有多久…… 沒有這樣的感覺……..

「殺生丸先生,歡迎回家。」小鈴的呼喚,打斷了殺生丸的沉思。
當他一抬頭,正好將走出廚房的鈴與她以前的身影重疊…..

「殺生丸大人,歡迎回家!」
充滿元氣的呼喚彷彿還在耳邊,他衝上前一把將她緊抱在懷,讓她小小軟嫩的身軀貼伏著「殺….. 殺生丸…… 先生!」

怎麼突然這樣抱著她?!是發生什麼事呢嗎?
鈴只能僵直的在他懷中,任由著他將俊顏埋在她的肩頸之中「鈴,不要再離開我了。」嘶啞的聲音猶如受傷的獸一般,帶著祈求跟奢望。

語落,那雙手又更緊鎖,深怕這一切都是夢一樣。
聽聞他如此低啞的請求,鈴不自覺的心頭一酸,眼眶濕潤的伸出手回抱著「不會再離開你了。」

雖說,記憶裡好像還有什麼事情沒有銜接起來,但是她相信時間會還原一切的,至少眼前的他,是可以信賴依靠的人。

哐啷一個聲響,打斷了彼此之間的溫度…..
兩人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矮小的綠皮老頭慌慌張張的「不好意思!老了手腳不聽使喚,餐具掉下去了,我什麼都沒看見啊!繼續、繼續!」

阿娘喂,不小心打擾到殺生丸少爺跟鈴丫頭的恩愛,殺生丸少爺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吃掉一樣的冷冽(抖)

「殺生丸先生用過晚餐了嗎?」鈴趕忙轉移話題。
殺生丸知道這小女孩彆扭的很,手指劃過她的髮絲「還沒。」
「那…. 借用你的廚房做了晚餐,要吃嗎?」
「嗯….. 」殺生丸拉著她的手往餐桌走去。

「今天的工作如何?」看樣子他不開口,這丫頭的臉就要埋入白飯裡了。
「很好!珊瑚姐姐跟彌勒哥哥對我很好!」雖然剛開始的新工作不太習慣,但是他們都會很細心指導著,讓她很快就漸入佳境。

很好,看樣子威脅有效,殺生丸滿意的一笑「如果有任何問題就找我。」
「嗯,謝謝。」啊啊,一直無法直視殺生丸先生的臉,想到剛剛的景象,她竟然跟他抱在一起。

不過,心裡面一直有很溫暖的感覺,雖然他看似冷傲,實際上很關心她,講話淡漠,卻能感受到語氣中的溫暖,怎麼辦?她好像越來越喜歡他了?!

尷尬的晚餐結束後,他們各自回房,鈴沐浴過後躺在床上,殺生丸的身影飄然入心,少女的情懷讓她越想越羞澀,一直翻來覆去的,難以成眠。

隔日……..

「啦啦!小鈴鈴,這件是特地為妳製作的新制服♥ 」甫入門,就看到彌勒小碎步的開心奔來,手上搖晃著他找到的新歡。

鈴一臉訝異的看著他手上的制服「確定要我穿這件?」
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放心吧!鈴鈴穿這個一定很可愛!」

待她換好裝,彌勒滿意看他找到的新制服。
那是一件顯露胸型跟腰間曲線的女僕服裝,裙擺用著蕾絲點綴,小鈴的身材穿這件十分完美,再加上一對貓耳朵,咖啡廳的紅牌就誕生了!

昨天看到鈴鈴對於客人的真誠微笑,讓客人增加的方法就在腦海中成形,所以一下班就立馬去購買這件制服,果然如他預料一樣。

他向她豎起一個大姆指,只見鈴尷尬一笑……
珊瑚眼神半瞇的心想『就最好不要給殺生丸逮到。』

果然,鈴的女僕服裝十分成功,鈴本來在應對客人就是以真誠待人,大多的男顧客都對鈴的笑容可掬充滿好感,現在又有可愛的女僕服裝加持,客戶更是踴躍。

這樣的熱鬧持續好一陣子…….

一日的下午,殺生丸心血來潮的想要看看鈴的工作情況,雖說她都沒有說什麼?但是擔心她的個性深怕麻煩到他,有可能遇到事情不敢直接告知他。

車子迅速的來到咖啡廳…….

瞄進室內,瞧見那個忙碌的身影後,目光如炬……
再仔細一看,似乎發現她身上穿得衣服似乎過度裸露?!

「那兩個人搞什麼東西?!」他不禁暗咒並捶了方向盤一拳。

叮鈴……. 咖啡廳的門再度開啟…….

第六章開始會有H的情節,一樣是密碼鎖文,請務必登入痞客邦
否則密碼回覆看不到唷!!^^

32 thoughts on “犬夜叉。殺鈴CP同人文。轉世-重逢1-5”